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正文
蔡昉:后人口红利时代增长动力何在
文章作者:蔡昉  发布时间:2018-07-27 14:53:00

  2010 年之后,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变成了负增长,意味着人口红利的机会窗口在关闭。在这个发展阶段上,我们如何寻找经济增长和创造力的源泉?增长力和创造力在人口红利消失之后应该从何而来?可以关注这几方面:

  资本。市场迅速出现了用机器替代劳动力,用机器人替代人,用资本替代劳动的过程,这叫“资本深化”。资本深化到处都要进行,任何时代都要进行。资本深化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是这个发展阶段的一个必然走向。但是,资本深化必须要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为导向,与人力资本提高相同步。

  人力资本。人力资本面临着教育深化,现在应该进入教育深化的阶段了,我们需要提高教育数量,提高教育年限,促进受教育机会均等化,这不仅解决社会问题,同时也解决教育数量和质量提高的问题。

  资源重新配置的空间。有时候政府太急于找抓手提高生产率,比如说我们有一个阶段盲目扩大第三产业占GDP比重,其实,第三产业随着经济发展终究要扩大,但是第三产业里面目前还有大量的是低端第三产业。统计表明,中国第三产业的劳动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是低于第二产业的,如果人为非要去抓它,其实是一种倒退,退的结果是生产率降低了。

  科技创新。我们现在越来越讲自主创新,不再像过去那样依靠别人的技术。现在大家都在提“新四大发明”:高铁、扫码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我觉得这很了不起,就是把已经有的科技,利用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把它发挥出来的重要创新,这就是创新。但这种创新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整的创新,它只是一个环节,这样的创新必须要连接到基础科技领域的创新中去,如果永远停留在新四大发明的层面,就不符合成为一个创新型的国家。我们应该利用自己的市场规模,利用自己对利润的追求,但是最终国家要实现整体创新能力的提高。只有保持这样一种创造力,在后人口红利时代,才能够保持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

 

文章出处:联合时报,2018年7月27日,0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