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正文
2017年2月3-5日,新经济新动能: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2017年经济形势座谈会在京举行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17-02-16 11:27:02

 

   2017年2月3日至5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科研局、智库建设协调办公室主办,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承办,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经济管理出版社、《劳动经济研究》编辑部协办的“2017年经济形势座谈会——新经济新动能”在北京香山饭店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书记、院长王伟光,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李培林,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成员、中央纪委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组组长张英伟,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蔡昉,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出席会议。

 

 

  王伟光院长对此次会议做了致辞。王伟光院长在致辞中称,经济学部组织的经济形势研讨会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重要品牌,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并且要做的越来越有高度、越来越有深度、越来越有新度。按照中央的要求,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和治国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要求,按照十八届六中全会的要求,加大中国社科院的建设力度,落实总书记去年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的精神。真正把社科院办成“阵地”、“殿堂”、“智库”,发挥社科院的作用,把社科院办好。王伟光院长还指出,中国社科院今年的工作就是在中央精神的要求下,全面推进院工作会议精神所提出的各项部署。

 

 

  蔡昉副院长围绕“如何认识增长质量”做了主题演讲。蔡昉副院长认为,增长质量应当从四个方面进行评价:一、没有水分的增长,即不以资源、环境、生态、生产安全恶化为代价;二、是潜在增长率提高带来的增长,而非靠政策刺激超越潜在增长率;三、产业结构调整应以生产率提高为取向;四、是全要素生产率提高而不是传统动能延续带来的增长速度。蔡昉认为,提高潜在增长率,终究要靠提高劳动生产率;而要提高劳动生产率,最可靠的还是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针对如何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蔡昉提出了以下的政策建议。第一,不以GDP论英雄,实行增长方式(资源、环境、生态、安全)“一票否决制”;第二,增长速度根据潜在增长率设定下限和上限;第三,生产率引到结构调整;第四,以供给引导需求;第五,增加人力资本、R&D(research and development)等创新要素的投入。

 

 

  经济学部主任李扬对全球经济面临的严峻挑战做了较为全面的介绍。李扬将全球经济面临的挑战概括为八个方面。即经济增长长期低迷,劳动生产率下降、人口结构恶化、千年不遇的利率困局、高债务和高杠杆、收入分配恶化、去全球化、以及宏观经济政策陷入困境。李扬认为,中国正在经历“创造性破坏”阶段,经济调整的最主要任务是淘汰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形成的过多低效企业甚至僵尸企业。这种“创造性破坏”的根本目的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具体路径则是大力推进供给侧改革,促进科技进步,建立创新驱动型经济发展模式。同时,全球正进入一个“改革竞争期”,这意味着,对改革的紧迫性、艰巨性及其多样化内容认识得最深刻、策略最完备、决心最大、效果最明显的国家,将会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抢占先机。

  此外,中国社会科学院部分学部委员、经济学部各研究所、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的多位专家还围绕世界经济格局、中国经济走势、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货币政策与财税政策、劳动经济、金融创新、农业发展和扶贫等重大议题展开了主题演讲及讨论。

  在世界经济形势的判断上,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认为,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国际贸易更加低迷,债务水平继续升高,金融市场持续动荡,国际贸易投资增长乏力,收入和财富差距拉大,反全球化趋势日益明显。在“一带一路”问题上,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院长李向阳强调,“一带一路”不是中国的“独奏曲”,而是国际社会的“协奏曲”。中国倡导“一带一路”不是“国际学雷锋”运动,更不能演变为“国际大撒钱”。应当寻找中国的利益诉求与周边国家利益诉求的交集。“一带一路”的内涵是发展导向型区域合作机制。

  在对中国经济走势的认识上,工业经济研究所党委书记史丹认为,中国制造业仍具竞争优势。只要有创新和差异化优势,就不会失去制造业,就能吸引制造业的转移。中国要实现先进制造业,必须实现从传统工业化到低碳工业化的转变。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平总结到,2015-2017年宏观稳定目标成效显著,连续三年维持经济增长6.5%以上,通货膨胀水平保持平稳,也没出现严重的通缩;汇率有限贬值,宏观指标达到了全球最好的水平。微观效率指标改善有限,不论是劳动生产率,还是全要素生产率,资本回报率都处于下降。金融累积风险增加,降金融交易结构的杠杆成为了央行最重要的防止风险的目标。

  学者们对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做了探讨。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终目的是满足需求,主攻方向是提高供给质量,着力提升整个供给体系质量。实体经济是供给体系的主体内容,实体经济供给质量的提高,无疑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中之重。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潘家华认为,在治理雾霾中,首先要强化看得见的手;其次要弱化市场干预;再次要鼓励看不见的手;最后要保证信息公开透明并促进社会广泛参与。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夏杰长认为,分享经济崛起的基础条件是减弱信息不对称和降低交易成本,在创新服务业发展当中,要把优化制度环境摆极为重要的位置,这是由现代服务业特点决定的。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所长李平认为,中国经济进入中高速发展的新常态,需要实现增长动力的转换,从以投资拉动为特点的传统要素驱动转变为以创新为主导的全要素驱动。

  货币政策与财税政策也是本次会议讨论的主要话题之一。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认为,在当前形势下,有关政府的去杠杆只能取次优之策。首先是守住名义赤字率心理防线不松口,其次是坚持减税与减支同步操作不动摇。农村发展研究所党委书记闫坤认为,个人所得税全面改革涉及面非常广,需要协调各方面利益关系和各部门的全力配合。

  在劳动经济相关问题的讨论中,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认为,教育年限不断提高,高等教育已经进入大众化阶段,正在进入普及化阶段。然而更多的教育并不能使得其自动获得更好技能、更好的工作和更好的生活。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要求新的技能和能力,我们必须有所准备。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都阳认为,劳动供给的提升对促进短期经济增长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因此,在劳动年龄人口持续减少的情况下,增加供给应主要致力于遏制劳动参与率的下降。

  在金融创新相关问题的讨论中,金融研究所所长王国刚认为,防控金融风险已是金融运行和国民经济运行的当务之急,理应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当前可选择的一个政策抓手:加大长期公司债券的发行力度,延长债务性资金的久期。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何德旭认为,中国金融业结构性风险突出,因此需要稳中求进。金融结构应当进一步优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应当提高,金融覆盖范围应当扩大。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胡滨认为,金融科技的跨界化、去中介、去中心、自饲服等特点对传统监管带来了挑战。为应对金融科技的挑战,建议构建监管沙盒计划、发展监管科技、深化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与创新。

  参会学者对农业发展和扶贫脱贫问题也发表了看法。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认为,当前中国农业发展的主要矛盾已由总量不足转变为结构性矛盾。随着居民消费需求从“吃饱”向“吃好”的转变,中国的农业发展政策亟待由增产导向型向质效导向型转变。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认为,公立医院事业单位体制未改,意图缓解人民群众看病负担、减少“因病致(返)贫”的巨额财政投入反而加大了城乡居民医疗负担,扩大了收入差距。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吴国宝认为,目前中国脱贫工作的挑战包括脱贫压力大、完成进度不平衡、脱贫速度和质量不协调、脱贫可持续性不高、扶贫成本高、地方政府形式主义盛行等。要打赢脱贫攻坚战,首先回归精准扶贫的技术层面,其次创新精准扶贫方式,提升脱贫的可持续性,最后协调处理好政府、市场和扶贫对象间的关系。

  

文章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