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正文
2014年11月13日-14日,"人口老龄化挑战和政策应对"研讨会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14-11-14 12:14:23

        2014年11月13日-14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老龄经济和人口研究中心、美国东西方中心联合举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中国卫生经济学会卫生经济理论与政策专业委员会,中国社会科学院劳动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论坛2014暨第十次代际转移的宏观经济学年会——人口老龄化挑战和政策应对国际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二百多位研究人员、政府官员、媒体记者等参加了此次会议。

        11月13日,一百余位学者分八组进行了学术论文交流;11月14日上午,举行了由《经济导刊》杂志社联合举办的“公平和发展:资本和人本”论坛,邀请了《21世纪资本论》作者、法国巴黎经济学院教授托马斯·皮凯蒂、美国东西方中心资深研究员安德鲁·梅桑、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做主题演讲,并邀请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者共同讨论。11月14日下午,举行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盖茨和梅琳达人口与生殖健康研究所等支持的“快速老龄化的政策应对”论坛,特邀来自联合国人口基金会驻华代表处、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和国民转移账户研究团队的学者进行了主题演讲和讨论。

        “人口老龄化挑战和政策应对研讨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老龄经济和人口研究中心、美国东西方中心联合举办,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中国卫生经济学会卫生经济理论与政策专业委员会,中国社会科学院劳动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承办,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论坛2014年专题研讨会,也是国民转移账户研究团队举办的第十次年会。

        皮凯蒂法国著名经济学家,《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作者。

       


 
      以下是演讲内容:
 
      分析财富分配问题需要足够数据,中国缺乏公开信息
 
      世界各国都面临着收入差距、分配不公的问题,我的书九月份应该已有中文版,这本书有关收入和财富分配的历史,书中会结合超过20个国家的分配的庞大的数据库,这是由一个非常大的国际机构的收集的数据。我们同时获得了中国的所得税情况,尽管非常有限;我们也获得了其他国家收入不公平的数据。这些数据来自跨度300年的数据。大家上网就可以看到所有的数据。
 
      另外,我们还在不断地增加更多国家的数据,比如韩国、墨西哥等国,出本书的好处在于激发更多机构给我们提供数据。譬如,对于中国的收入所得税一类的数据,我们可能只能拿到上世界80年代的数据,这是非常遗憾的。我们想详细描述中国的状况,但是没有足够的数据。我们在美国研究了35年的历史,共收集了100多个国家的数据情况。现在信息时代的发展使得这些数据的收集变得更为容易。
 
      本书主要是描述性的书籍,以第一二章的历史状况描述为重点,它结合了两种不同的数据,一是历史的,二是财政的数据。这两种数据是相辅相成的,收入不平等会造成财富分配不平等,但也不完全一样的,我想长期看主要应该是财富分配的不平等。我希望这本书的第四章能对未来做出预判。
 
      经济发展不会自然带来平等,但经济危机会拉大收入差距
 
      通过试图收集所有所得税历史数据,本书力图梳理清楚各国国民收入的不平等的沿革是怎么样的。在研究时,美国是开发他们的国民账号。从1933-1948年的数据看,这些国家的收入差距是在缩小的,这对发展中国家是个好消息。人们认为,等国家发展到一定程度收入差距便会自然缩小,但是实际上,这并不是自然发生的。
 
      总的来说,美国收入不平等的现象在20世纪上半叶在持续不断下降,GDP的增长率是3%,最高收入10%的人和其他人的收入增长都是3%;80年代后,尤其是2000年后,前者远远超过了平均的GDP增长速度。经过2001-2002,2008-2009年这两个时期,经济危机导致了财富的下滑,但是最富有的10%的人有更多获益。
 
      美国的不平等主要不是税收,而是大学教育和地位不同
 
      欧洲和日本则比美国收入增长慢得多,美国不平等现象在增长,因为在美国获得技能的机会是不平等的。在美国受过大学教育的能获得更好的技能,但能进入好的大学,需要父母有更高的收入。美国下层获得好的大学的机会是有限的,每个人都可以上大学,但是接受教育的质量是并一样,这一点在书中也给出了相应的结论:美国的不平等不是累进税的后果,但是有教育机会不均等的影子。
 
      在新兴市场国家,比如中国,要把更多的技术知识传递给更多的社会底层民众,需要更包容的政策,让普通人都获得更好的教育,而不是仅仅满足精英人群。仅仅从供求的角度解释是远远不足的。美国高收入人群的收入增加非常快,除了教育还有公司治理的问题。美国的工资增长从100万到1000万不是因为公司效益好,收入高,而是因为信息不对称,处在不同的位置上群体收入迥异。
 
      西方需要学习中国政府持有更多公共财产,并将公共资本为大众服务
 
      先来看欧洲,一战之前,在欧洲和日本,私人财富总量约是6到7年的国民收入,一战和二战使得很多私人的资本转为承担公债,大多数人的资本不是投资,而是为战争支付。私人财富占比变的非常低。资产的价格也发生了变化。战争之后,经过了长期的回复过程,资本缓慢积累、经济缓慢复苏,按照资本10%的比例,50年后才能达到国民收入的5倍。
 
      但由于不是每个人都获得同样的资本量,资本收入比例差距拉大,财富收入就会拉大。财富收入增长长期看会不断拉大差距,所有的财富更多倾向于10%的人口,他们可以掌握60%以上。当然,这在不同的年龄组的财富分配情况也是不同,老龄化对财富的积累的和分配也有重要影响。劳动力和劳动效率也会影响到财富收入分配,反过来又影响到劳动力的收入平等问题。
 
      与西方相比,中国的情况可能没有那么严重。中国是唯一一个没有定期公布收入税的国家,现在只有估计,因为房地产的增长,私人资本有所增加,然而中国的公共资本比重更大,大约是30-40%,但在法国等也许只有10%,中国持有资本的比重太高,比如中信就是政府全资的。
 
      一方面,中国有太多的公共资产,而西方可能有更多的税,西方可能需要增长公共财产,来用公共资本为大众服务。另一方面,中国的财富分配差距非常大的,按照估计基尼系数达到60%,未来可能达到75%,当然这都是估计,中国需要财富的透明度。
 
      公共资产私有化的结果,便是公共债务的增长
 
      从数据中可知,1970年代-2010年,私人财富对比国家收入是逐步稳定增长的,它的上升分布情况不包括中国。然而,这个数据目前的增速在放缓,原因之一是房地产价格的上升,泡沫发生,原因之二是老龄化的问题。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也可能是有风险的,也可以将公共财富转移到私人上去。就像意大利一样。意大利政府把所有公共资产都卖了出去,不过这也不够偿付它的债务,所以它的公共财富是负值的。
 
      但凡公共资本小于私人资本的国家,都是资本主义国家。在70年代,资本主义国家的公共资本大约是一年国民收入的四分之一。与私人资本的比重相关,公共资产私有化的结果,便是公共债务的增长。我们也可以从最富有的人,比如百万富翁排行榜等来观察这一情况,也是如此。
 
      再看美国,其金融放开限制后,金融资本会得到更高的回报。美国的国债不能带来回报,但是私人资本的金融衍生品,却能带来更高回报。而管理更大规模的资本就能得到更高的回报比如8%-10%,存在规模效应。在增长较高的时候,我们需要征收富人更多的税,这对社会平等有利;但是如果增长只有2%,靠征税方式产生的效果就不同了,所以我们需要公开的信息和数据进行分析。
 
      我的结论是,在这个非常丰富的税制历史上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来指导我们的行为。谢谢大家。
 
        提问:您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吗?
 
      皮凯蒂:我不是,我非常相信私人财产,但是我也相信非常庞大的政府掌握公共资产,来防止收入分配的不平等。
 
      提问:平等能根本解决吗?
 
      皮凯蒂:不同的国家资本主义是不一样的,比如中国的公共资本可能占到40%,但是有的国家可能会更多一些,或者更少一些。不平等本身不是问题,关键是不平等到不同程度的情况。

文章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