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正文
延迟退休方案最快今年制定 专家:多听听民间声音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16-09-12 13:08:39

  延迟退休年龄关系到千千万万人的切身利益,未来改革计划日程自然万众瞩目。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昨天说,延迟退休方案最快在今年制定好,明年报国务院和征集社会意见,有望在后年正式推出。不过,延迟退休的方式将采取渐进式,不仅延迟的幅度小,按照每年延迟几个月的幅度,经过相当长时间后才延迟到法定退休年龄,而且会先进行社会预告,最快也要到2022年实施。

  我国人口老龄化,劳动人口的数目在下降。目前抚养比是三个人养一个人,到2020年就会达到2.94:1。人口老龄化情况下,未来养老金收支目前面临巨大压力,延迟退休已成大势所趋。但到具体问题又很复杂,而每年700万大学生毕业还面临就业难问题.延迟退休会不会影响他们就业?对于一些从事重体力的劳动者来说,50岁已经觉得年纪大了干不动,会不会产生不公?延迟退休事关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公平显然是首要的。对于这个问题,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昨天用了一个成语叫"瞻前顾后"我们认为,这样的谨慎是必要的。特别是,究竟“怎么延”,一定要多听听民间声音。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分析,延迟退休有增强国家竞争力、回收教育成本等积极的历史意义。

  郑秉文:延迟退休年龄,深层的原因就更加深远,更加有历史意义。一方面人的寿命周期越来越长了,全世界各国都在根据寿命周期延长的比例去相应延长劳动时间。跟你竞争的对手,人家都相应的延长了。你的劳动时间少了,人家的劳动时间多了,长期来看,你的竞争力肯定不如人家。从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之林,提高国家竞争力这个角度来讲,也是需要延长退休年龄的。第二个深层次的原因,对个人对家庭是有意义的。随着时代的进步,经济水平的提高,劳动力的素质都在提高,劳动力受教育的年限都在延长,从人力资本的投入和收回,投入和产出来讲,在劳动力市场滞留的时间长,退出劳动力市场的时间相应的延后才是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

  对于一些从事重体力的劳动者来说,他们往往觉得年纪大了干不动了,不愿意延迟退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郑主任觉得劳动者可以在早退休、少拿钱和晚退休、多拿钱两者之间作出自愿选择。

  郑秉文:从全世界的惯例来讲,一些特殊工种的退休的年龄要特殊对待。那么不是特殊的工种,蓝领和白领的退休的年龄一般来说都是一致的。有些蓝领职业退休年龄比较长,是不适合得。除了特殊的工种以外,一般的工种差不多一样的。这里有一个问题,有一个社保制度改革趋向的问题,这个趋向是什么呢?你多干就多拿养老金,多缴多得,长缴多得。就是你多干了以后拿的养老金要明显多于你早干的一年、两年、三年拿的养老金。这个时候,对于退休者个人来讲,他就权衡,就是说我是正常的退休拿钱少一点,我还是愿意多干那么几年,多拿一点养老金钱,这个问题就是退休者个人的决策。

  渐进式延迟退休方案虽然离正式实施还有几年时间,但使方案更周到,未来如何渐进实行等问题,都让人们十分关心。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对此做出解读。

  经济之声:尹部长说,在制定延迟退休年龄方案的时候,会充分考虑到社会各界的意见和看法,综合平衡、瞻前顾后,使方案更周到。延迟退休的难点是什么?

  张车伟:我觉得延迟退休对不同的人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对于不同的工作类型的人,有不同的影响。我们一般的理解来说,对于脑力劳动者,对于白领的人来讲的话,延迟退休年龄对它们有好处,可能最后的收益更大一点。对于一些的重体力,特殊的行业的劳动者来说。比方公交车司机这样的行业,可能延迟退休意味着对它们来讲会有一些损失。他们很多人可能盼着自己早一点退休,拿养老金。我想利益的平衡,应该是我们养老金制度改革,或者延迟退休年龄当中,碰到的比较大的难题,从不同群体的角度利益的出发。我觉得这是正常的。

  经济之声:在反对延迟退休的意见中,有人认为延迟退休后,空缺岗位将减少,年轻人就业压力将增大,影响就业,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张车伟:就业难的问题,是很复杂的。从我们这些研究就业问题的人的角度来讲的话,我觉得现在当前的就业难一个主要的原因,或者最主要的矛盾,还是结构性的问题。但这个矛盾近几年来是有所减缓的。前几年开始我们劳动年龄人口已经下降了。而我们的经济增长创造的就业岗位与过去相比不仅没有减少,而且进一步增强。这就意味着说我们过去讲的饭碗少的问题,现在是大大的缓解。但为什么现在还有很多人面临非常难的就业问题呢?这个问题主要是结构性矛盾造成的,结构性矛盾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现在有岗位也有人,但是这两者不能很好的匹配。不是因为延迟退休年龄就会减轻,也可能今后这个问题照样会加剧。这样的结构性矛盾解决,不是靠扩大劳动力队伍的供给的问题来解决的,而是本身需要我们更多地从教育培训的制度等人的技能的培养,让它更好的适应市场这方面来解决问题。所以我觉得从延迟退休对就业的影响,不是主要的方面。

  经济之声:有人说70后80后受到的影响是最大的,是这样吗?

  张车伟:70后、80后在改革退休年龄以后,这部分人都被叫中人。中人是什么人?就是我们现在参加工作,已经缴了若干年的养老金,而且若干年还有一段时间才会退休,这样的人才是中人。改革制度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些中人。因为老人已经退休的,他们不存在的缴费的问题,他们的待遇就是什么样待遇的问题。对于改革之前没有参加工作的人也不存在问题,你进入到一个新的体制就行。中人利益平衡,确实是一个最大的问题,我想也不见得就是说,70、80的人影响最大,现在所有正在工作的人,也是会有所影响的。但是这样的影响是利大于弊,对它来讲是好处大于坏处,总体收益是大的还是小的,这个问题我觉得并不是一概而论的。可能对每个人的影响是不一样,在我看来,有可能改革以后,大多数人效益,收益是增加而不是减少的,否则的话,我们这样的改革,它没有太大的意义。

  经济之声:还有人把延迟退休年龄单纯地理解为,多交和少领养老金,这么理解有什么问题?

  张车伟: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对改革的误解。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改革的技术的处理,一个是渐进性,另外一个是多缴多得,少缴少得。因为这是弹性的退休制度,也就是说我缴够养老金一定年限以后,我可以选择退休,虽然没有到退休年龄,但是我可以选择退休。但是这时候你拿到的养老金数量要比你正常低得多。那么我过了退休年龄也可以继续选择工作,那工作以后,你可能拿到的养老金,就会越来越多。这样的话,完全是个人有更多的自主性,属于个人选择。所以笼统的说延迟退休以后缴的多拿的少,这样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是一种误解。

文章出处: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