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正文
(第10期)2013年9月25日,郑世林:移动电信基础设施与经济增长:以中国为例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16-11-24 09:52:58

  时间:2013年9月25日下午3:00-5:00;

  地点: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小会议室

  报告人:郑世林(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

  报告题目:移动电信基础设施与经济增长:以中国为例

  主持人:蔡翼飞

  纪要整理:向晶

  出席(共13人):郑世林、吴要武、王智勇、曲小博、贾朋、周晓光、王磊、向晶、杨舸、陈瑛、孙兆阳、程杰、蔡翼飞;

  一、郑世林博士作报告“移动电信基础设施与经济增长:以中国为例 ”

  郑世林博士报告主要包括三个大内容:一是我国电信基础设施的发展历程。同国际上其他国家竞争式的自由发展不同。我国的电信发展是自上而下一体式的改革。这极大地促进了我国移动通讯服务的普及率,为我国经济增长提供了软实力。二是整理现有的有关经济增长模型,利用动态系统GMM方法来分析我国通信产业不同发展阶段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第三部分根据具体的实证结果进行分析和讨论。结果显示:同电信基础设施发展初期相比,我国移动电信基础设施日趋成熟的后期阶段,移动通讯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越来越大。但是从贡献的边际效应来看,贡献的增长率开始下降。

  过去的20年里,我国通信业发展很快。尤其是2001年之后的移动通讯的高速发展,加快了信息的传播速度,极大地降低了地理区位导致产品推广地障碍。移动电信基础设施发展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通讯业本身的发展带来的经济增长;另一方面通讯产业带来的技术外溢和创新,扩大了市场的规模。为我国经济整体的发展都带来了好处。本研究系统地回答了我国移动基础设施在不同阶段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为理解我国经济增长提供另一个视角的解释。

  二、与会学者就郑世林博士的专题报告进行评议和讨论

  屈小博博士率先对该研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1)本研究中利用移动通讯基础设施作为电信技术改革的指标。但是,固话和移动的基础设施是可以通用的。在比较固话时代和移动通讯时代基础设施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时,如何对不同使用类型的基础设施进行剥离?2)文章在讲诉自己的逻辑和故事时,有没有考虑到电信业基础设施对经济增长影响的微观机制。比如,电信业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建设,作为中间投入增加了我国投资的总量,为我国经济增长带来了贡献;还是指电信业的发展对各行业的生产效率进行了快速的提高。进而有效地促进我国经济的高速增长?

  蔡翼飞博士对该研究中HHI这一指数进行了提问:企业的竞争程度指数(HHI)作为工具变量放在实证模型当中,从检验的结果来看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从我国电信业的市场发展可以看到:该产业是个垄断型的行业。该指标是否真的能够衡量企业的竞争程度呢?

  就此,与会者同报告者就文章中的具体指标的解释和思考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如,吴要武研究员具体询问了该研究中工具变量的个数和选取的理由;孙兆阳对测度电信业技术创新改革的指标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见解。

  同传统的对我国经济增长源泉的分解不同,本研究主要测度移动通讯基础设施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在具体的实证模型里,没有劳动力、资本和技术进步等传统方法下的各类指标,这也引起了与会者们的激烈讨论。

  就此,报告人郑世林博士详细介绍了自己的实证模型的来源,该研究同以前的研究的差异,以及其对现有的研究的贡献。会议持续近2个小时,讨论激烈,与会者们也感受受益颇多。

文章出处: